<sup id="r1f9p"></sup>

      <dl id="r1f9p"></dl>

      <sup id="r1f9p"><meter id="r1f9p"><video id="r1f9p"></video></meter></sup>

        高郵北門大街上的一人巷,呈東西走向,巷口寬不足1米,總長度約100多米,呈“S”形狀。聽我姐夫說,一人巷大概有400多年的歷史了。50多年前,我姐夫一家六口人就住在里面。我雖然隨父母住在鄉下,但每逢節假日都來這里湊熱鬧。所以,對小巷非常留戀。
        這巷子也真小,只能容一人走路,如兩人迎面走來,擦身而過時,就需要一人止步側身貼墻站著,另一個人才可以走過。久而久之,互謙互讓成了一人巷里的儒雅民風,大家見面時不僅親熱地相互打招呼,還爭著讓路。在我的記憶中,居住在這條巷子里的人從未有過紛爭,閑暇時,大家串串門,嘮嘮家常,誰家有困難,還相互搭搭手。特別是早晨和傍晚,上下班高峰期人最多,招呼聲、答謝聲、道別聲此起彼伏。最讓我難忘的是從這條巷子里發出的笑聲。
        白天,姐姐姐夫都去上班了,家中就剩下我和三個外甥女。我雖然是舅舅,但與她們年齡相差不大,因為有姐姐寵著,又是長輩,自然就成了“兒童團長”,經常率領她們一起做游戲,打水仗、踢毽子、捉迷藏、拍皮球、搶零食……常常鬧得雞犬不寧,家里的東西碰得東倒西歪,從閣樓上沖到閣樓下、從客廳里沖到院子里,有時還打開后門直接沖到巷子里。我們瘋得大汗淋漓,笑聲飄滿了屋子,也飄滿了巷子。下班回來的姐姐姐夫,看到家里一片狼藉,再看看我們幾個累得癱在一邊,既好氣又好笑。吃飯時,幽默風趣的姐夫逗我們:“你們多吃點,吃飽了還要打仗呢!”我們都笑噴了飯。那笑聲,真是醉了我們的心啊。
        有一次,我們幾個在小巷里捉迷藏,我怕被她們捉到,便躲到了鄰居家,一不小心把頭撞了個大包。外甥女們看到我頭上長了“角”,沖著我哈哈大笑。不一會,我又帶著傷,追著她們穿行在小巷里。歡樂的嬉鬧聲逗樂了屋頂上的鳥兒們,嘰嘰喳喳的鳴叫聲融在了我們的笑聲里。
        一人巷西入口通著繁華的中山路,路兩側店鋪林立,車水馬龍,人聲鼎沸,熱鬧非凡。從一人巷東出口處拐個小彎向北,便是一條小河,那里河水清澈,洗衣的、洗菜的、挑水回家飲用的絡繹不絕。我姐姐隔幾天都要到這里來挑水回家,我和外甥女們總是跟在姐姐的后面,調皮地空打著號子來回跑,我還拿著姐夫買給我的水槍對外甥女們掃射,她們尖叫著、歡笑著,有時還引來巷子里鄰居家的小孩一起參戰。笑聲從巷子的這一頭一直飄到那一頭,真是開心極了。
        一人巷兩邊都是高高的青磚墻,仰頭望天,只看到一條縫,有時候我也喜歡一個人靜靜地在巷子里走走。有一次,我正在巷子里逛著,巷子東出口處突然跑出一條黃狗,我下意識地扭頭就往回跑,黃狗緊追不舍,我害怕得哭了起來??蘼曮@動了鄰居們,幾個奶奶看到我被狗追著,都拿著工具出來攆狗,有個奶奶一手把我拉到她身后,舉起手中的小板凳,對著黃狗吆喝,同時還狠狠地跺著腳。黃狗被嚇跑了,可我還抽噎不止,雙手仍拽著這位奶奶的衣角不放。小伙伴們和三個外甥女看見我的哭相,都笑了起來.那笑聲似乎飄滿了一條巷子。
        晚上,姐夫下班后知道了我被狗追的事,就教了我幾個嚇狗的小妙招,并且對我說:“大男人,要強大,遇到緊急情況,要想辦法,不能哭鼻子!”說完便帶著我去巷子里散步。
        夜幕下的小巷,沒有電燈,只有一縷月光從頭頂上斜射在青磚鋪成的路上,小巷里只聽見我們的腳步聲和呼吸聲。幽幽小巷,好安靜呀。突然姐夫指著不遠處一戶人家緊閉的大門,告訴我:“這戶人家搬走幾年了,但夜里經常有響聲……”我著急地問:“怎么回事???”姐夫很詭秘地跟我講起了鬧鬼的故事,嚇得我渾身起了雞皮疙瘩。這時,姐夫抽開我的手,像小孩似的直往家溜,嚇得我邊跑邊叫。到家后,姐夫被姐姐數落了一頓:“把伢子還要嚇著呢!”姐夫笑瞇瞇地對我說:“膽小鬼!世上哪來的鬼呀?嚇你的,試你膽量的。”說完,三個外甥女都笑了起來,姐姐姐夫也笑了,我拖著鼻涕跟著他們笑。
        光陰荏苒,50多年過去了,姐姐家早就搬走了。姐夫已經走遠了,姐姐也至耄耋之年,我和外甥女們也已邁入花甲。但是,一人巷腳下的磚石依然那么純樸厚重,深黛交錯的青磚墻雖有一兩處青磚缺落,依然穩如磐石,令人心安。碧綠的爬山虎悠然地趴在小院的墻頭上,在清風中擺動,遠遠地看去,好似水波蕩漾,情意濃濃。東出口的小河兩側已變成了花草掩映的風光帶,那花香隨空氣一直流淌在靜靜的小巷中。
        這條樸實溫柔的一人巷啊,存留著悠然綿長的情意,我似乎看見了那青磚的墻壁上還留著我當年的涂鴉,用碎瓦片劃下的那或深或淺、或粗或細的線條似歲月的痕跡刻在巷子的臉上,陪伴著它度過了幾十個春夏秋冬。一人巷,是我兒時的樂園,那清脆的笑聲暈染了小巷里滿滿的溫情,也暈染了我斑駁的流年!

        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         

     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        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支持:平邑在線

        做爰全过程叫床小说